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罗平民族 >

罗平民族苗族

时间:2013-11-04 14:11:54|点击数:|作者:

  苗族入罗平定居较晚,清康熙《罗平州志》中唯苗族无记载,约在清代中叶陆续由黔、川等地迁入罗平县境。民国11年《罗平地志》载,“苗族,相传为粤苗之支流,居南区,善猎,语言近粤声,罗平县境苗族27户115人”。按境内苗族的有关家谱记载和传说,罗平境内苗族源于三个方面,一是明末清初由川、黔迁入,大部移往文山直至东南亚地区,少数留居罗平县境;二是清代中期由贵州与罗平的眦邻县迁入;三是清末由广西境迁入。按苗族民间口头传说,苗族从“多安顶”(苗语为“天边”的意思)搬到“漏川东”(苗语为贵州山丫口)。苗族仍迁徙频繁,到一个地方,刀耕火种三年两载或一季后便搬迁,俗有“桃树开花,苗族搬家”之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罗平境内苗族陆续定居,生活逐渐稳定。以2010年11月1日零时为标准时点进行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公布,罗平县常住人口为 549680人,苗族人口为 4328人,占总人口的0.79%,主要分布在鲁布革乡、大水井乡、旧屋基乡和罗雄镇的部分村寨。
  罗平县境内苗族有独立的语言和文字,苗族自称为“蒙”,属汉藏语系苗瑶语族苗语支的川滇黔方言,族内社交活动操苗语,与他族交往讲汉语,苗文仅少数人能读写。在封建年代,苗族人民长期过着不定居的生活,生产技术落后,所处地区多为山顶或半山腰,土地贫瘠,水源缺乏,交通闭塞,自然条件较差,长期处于到一个地方刀耕火种一季后又搬到另一个地方,农作物以玉米、荞籽、大麦和薯类为主,生活较为贫寒。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党和政府对苗族人民给予关怀和照顾,扶持他们发展生产,并为部分村寨修通了公路,架设输电线路,苗族生活有了较大改善,生活水平有了大幅度提高。
  罗平县境内苗族人民性格豪爽,对人真诚,极重信誉,生活活泼乐观,男性善狩猎,好饮酒,胆极大,不畏野兽,年轻人能歌善舞,爱说爱笑,恋爱较为自由。罗平境内苗族多居山区,自然条件较差。1949年前,因经济落后,生活贫困,大部分住的是几根木头搭成的“杈杈房”,依山靠石,屋顶以茅草铺盖,四壁围以竹篱,陈设较为简陋,卫生条件较差。1950年后,随生活条件的逐步改善,住房逐渐改建为瓦屋面楼房,墙壁改用土坯和石头砌成,人畜分居,一般建盖3至5间,中间为堂屋,两侧作卧室或灶房,生活较为安定。
  罗平境内苗族有白苗和花苗两个支系,男子服饰差别不大,一般穿青、蓝、黑色对襟短衣下着宽档长裤,腰束丝带,以青、黑布盘于头上。妇女衣着两支系有别,白苗,身穿百折麻布群,以白布和麻布缠腿至膝,上着短衣无扣,形似袈裟,以左右衣襟交叉搭于胸前,衣襟边沿镶绣各种花纹图案,发扎红线盘于头顶。花苗,上着青色右开襟衣,下着麻布百褶花裙,佩花披肩,麻布缠腿。未婚女子挽发簪,发偏一边,已婚妇女在偏发上插一个木梳,首饰有银项圈、耳环、银牌、手镯、戒指等。据该民族介绍,苗族服饰上所绣的花纹图案,是一部苗族变迁史的浓缩,图案中的曲线,代表江河,波纹代表梯田梯地,绿色方块代表洞庭湖水,三角形代表山,点状花代表谷穗,图案中央的大花代表京城。这些图案代代相传,苗族妇女均能不打线,不画样,凭丰富的想象绣成。
  罗平境内苗族,订婚首先由男方托人过话,若女方家长没有反对意见,就请两个媒人(一主一次,必须是男性)和一个陪郎陪着男方去提亲,媒人背着一把伞和一包旱烟,到女方家后,必须先对着供桌唱个调子,意为告诉主人家,我们是来说亲的,若主人家喜欢,便热情招待。晚上媒人应唱“洗脚调”和“铺床调”,主人家才打水给洗脚,铺床给睡。当晚不谈正事,第二天早上起床后,媒人要唱个调子要洗脸水,洗脸后再唱个调子请女方父母坐下,才开始谈婚事。若许亲,陪郎便陪着男方给家祖、父母和兄嫂叩头,然后再请叔伯商谈,确定时间吃订婚酒,男方准备20多斤酒,30多斤肉到女方家,女方家也应请两个媒人陪男方媒人坐谈,在堂屋内摆设桌凳,女方媒人坐上席,男方媒人坐下席。双方边饮酒边唱谈,唱调子感谢亲友,每提到一个,陪郎和男方都要为之叩拜。唱完后,确定彩礼,由女方媒人准备一小捆筷子大小的麻秆或高粱秆,放在桌子上,先确定每根麻秆代表多少钱,然后由男方媒人唱一个调子捡一根麻秆,捡到一定数目即表示应来多少礼钱数过后的麻秆由男方媒人带回,到时按麻秆所代表的礼钱送往女方家。结婚一般先由男方将彩礼送去,然后请先生占卜黄道吉日,通知女方家。娶亲时,新郎不亲自去,由陪郎和媒人去,另请一个背晌午的和4至8个抬柜子的一起去娶亲。去时应选准路线(娶亲回来应走原路),女方家抬着酒到寨子边迎接媒人和娶亲人,娶亲不用车马和轿,都是步行。送亲的和新娘每人撑一把伞,新娘的伞半开,其他的全开,进门时,送亲的必须选一个酒量大的带头,男方家也应选一个酒量大的迎接,先由男方家斟一壶酒回敬男方代表,然后才酙给其他人喝。进门后,新郎的父亲将一根燃烧着的火柴头用水泼熄,以驱邪气。再用一只公鸡在新娘头上绕一圈丢出门外,以示新娘已是自家人了,送亲人全部跟新娘在洞房里转一圈,然后留两个姑娘与新娘陪宿。晚上,摆开桌子唱调感谢亲友,每感谢一个,新郎随之叩头。三天后回门,以后夫妻同宿。苗族的另一种联姻形式是在“花山节”和其他节日,男女青年对歌择偶,若男方看中某一姑娘,先由情歌打动对方,若有好感,便用小花伞遮护姑娘,若女方不躲避,表示两厢情愿。一切条件谈妥后,再请媒人告知父母。近些年来,兴起“抢婚”的习惯,是双方相恋成熟后的一种象征仪式,也有少数是小伙子一厢情愿看中姑娘,便找准时机强拉硬拖到“姑娘房”内,两三天后,再请人告知女方父母,生米做成熟饭,父母不得不依。
  罗平境内苗族丧葬行土葬。老人死后,立即放一枪作为报丧,村里人不约而同的赶来,孝子叩头迎接,邻居亲友帮助洗理更衣上停床,然后派人讣告外地亲友,亲友赶到与死者见面后,开始入棺,请道士开路,确定安埋时间。发丧的头两天开始吹芦笙、打木鼓。主要亲戚须用羊或猪来上祭。发丧的当天早上须将灵柩抬到外面转场。转场需用一头牛,转场后杀牛献祭,牛油和肋骨须挂在木鼓上,以此酬谢打木鼓和吹芦笙的人。抬棺不请专人,由总管带领孝子在吃饭时到桌子边叩头请亲友帮助将老人送上山,不丢“买路钱”。安埋后,第三天“复山”,主要亲友参加,加固坟墓。以后选择时间,杀一头牛、一只羊和一头猪,请道士为亡人超渡念经,让死者灵魂升天转世。
    罗平境内苗族的传统节日大多数已消失,目前时兴的节日多与汉族相同,如春节、端午、七月半等,唯一具有本民族特色的是“花山节”,届时由主办村在场内载一颗数丈高的花杆,备办酒肉饭菜接待外村来的客人。三年一届,第一年正月初一至初五,第二年正月初一至初七,第三年正月初一至初九,节日期间,举行对歌、跳“芦笙舞”、摔跤、斗牛等活动。青年男子肩垮芦笙,腰插苗笛;年轻姑娘口衔“响篾”或“木叶”,奔赴花场,节日气氛隆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