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民生关注 >

婆婆也是妈 ——赵彩丽与董老翠婆媳共战病魔心相依

时间:2014-11-12 17:30:30|点击数:|作者:

\
    妇女能顶半边天,或许是一个极为恰当的道理。然而,在中国广大农村,一个家庭的妇女,她们不仅要承载着“贤妻良母、孝女善邻”的人生大道,同时更要为整个家庭撑起一片蓝天。赵彩丽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她用朴素的爱为婆婆驱赶病魔,用女性特有的柔韧诠释着不一样的人生……
    10月29日晚上,仕坤福像往常一样在罗平县宜康医院外一科值夜班。11点多钟,一名骨瘦如柴的妇女在两男一女的搀扶下走进来,虽然与去年相比病人瘦得已变了样,但仕坤福一眼就认出是曾经医治过的癌症患者董老翠,来自师宗县竹基镇尖山老寨村,陪同的分别是两个儿子陈良、陈守文和儿媳赵彩丽。经检查发现,董老翠左手臂骨折,且目光呆滞,脸色发紫,身上的皮肤发黄,很明显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仕坤福建议病人住院治疗。
    岁月的铬印
    走进宜康医院的病房,以白色为主基调的房间显得更干净,电视虽然闪动着画面,但是没有发出声音,病房里坐着的人也没有作声,整个房间静得仿佛能听得见心跳,空气凝重。
    董老翠侧趟在床上,花头巾下一双目光呆滞眼珠深深的往眼框里陷,面色青紫,双腿拳缩着,受伤的左手被固定起不能动弹。在病魔的长期煎熬下,她早已失去了55岁应有的容颜——苍老而无生气。
    赵彩丽紧挨着婆婆的床边坐着,见我们进来,她站起身来招呼客人,起身时衣襟被婆婆的右手钩住了,她的身体直起到一半时候,侧身轻声说了一句:“我不出去”。钩着衣角的手才疆直地慢慢松开。这一小小的举动足见婆婆对她的依赖。
    赵彩丽和普通的农村妇女没什么两样,中等身材,面容消瘦,皮肤粗糙且略显黝黑,衣袖卷到手肘处,像是农村妇女准备下田的样子。如果让我猜她的年龄那一定是在35岁左右,绝对想不到她只有28岁。
    董老翠去年就在宜康医院住过,仕医生说,她的癌细胞已向肝脏转移,进入癌症晚期,能活到现在已是奇迹了。董老翠重病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贴身照顾她的主要就是儿媳赵彩丽,因为她更懂婆婆。
    嫁进一贫如洗的陈家
    母亲痴呆,父亲耳聋,家徒四壁、一贫如洗,是十多年前陈良的家庭状况,用当地人的话就是“扔一个石头进去,坛坛罐罐都打不到一个”。但赵彩丽依然选择嫁进陈家。
    第一次到未婚夫陈良家,赵彩丽几乎认为自己的决定是错误的。陈良家的门前虽然宽敞,但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臭水坑,牲畜的粪便随处可见,蚊蝇在空中四处乱患。大小不一的石块间隔铺成的“路”是进到家里的唯一通道,一不小心就会踩到水坑里。间半低矮的小瓦房,四面墙壁透风透光。
    赵彩丽在昆明打工认识陈良的时候就听说过,陈良的母亲19岁的时候一场高烧加上雨淋患上急性脑膜炎,辗转医治无效,并留下了后遗症,智力严重衰退直到丧失记忆力,以前的兄弟姐妹在她的记忆中也是时有时无,生活无法自理,常年服药。26岁嫁给同村的陈绍唐,生下两个孩子。陈绍堂虽然耳朵不好使,但吃得苦、出得力,对脑膜炎后遗症的妻子也很照顾。一家人靠种不到五亩的贫瘠山地和陈绍唐的木匠手艺能够维持生活,遇到年景不好的时候,大半年靠邻居、亲戚,东家一瓢、西家一斗接济。孩子们长大后很诚实、孝顺。
    这些赵彩丽都不在乎,她只在乎陈良对她的好。她相信,结婚后和丈夫一起靠双手去奋斗,慢慢的日子一定会好起来的,她也会和丈夫一起照顾好公公婆婆和整个家。
    母爱是伟大的,无论你身在何处,无论你是贫穷还是富贵,母亲牵挂永远放不下。赵彩丽与陈良结婚后不久,远在宣威的母亲来到家里看望她,眼前的一幕让母亲为女儿感到辛酸难过,还没等进门,母亲就坐在门外为女儿流下了痛苦的泪水,而赵彩丽却强忍着眼泪用自己的“梦想”安慰母亲。
    自己选的路是错是对都得靠自己走下去。赵彩丽认为靠种几亩贫瘠的土地是过不走的,村里的年轻劳动力都外出打工了。赵彩丽和丈夫也走上了打工做小本生意的路,但小时候家里穷,兄弟俩都没上过学,赵彩丽也没多少文化,在外面干的都是苦活累活,挣到的钱也少得可怜。
    让赵彩丽想不到的是,后来生活的艰辛和婆婆患癌症的噩梦,给她们这个本就脆弱的家带来了沉重的打击,几乎压塌了她叟弱的肩膀。
    婆婆也是妈
    “婆婆也是妈,一辈子辛苦啦。您把儿子抚养大,如今儿媳来报答……儿媳为您梳白发,为您把身擦,让您生活甜如蜜,快乐度晚霞”。这首《婆婆也是妈》的歌曲,相信有很多人听过。每当有人劝赵彩丽“别一根筋了,你婆婆的病根本就治不好,是一个无底洞,只会把白花花的银子往大海里丢,最后还是打水漂,只会落得个人财两空”的时候,她的回答是:“婆婆也是妈”。
    “婆婆也是妈”,简单的五个字,对赵彩丽来说包涵了多少辛酸的泪水、多少痛苦与无耐,多少坚持和质朴的真爱……
    结婚后的日子,赵彩丽发现与痴呆的婆婆相处有多难。赵彩丽到地里做农活,让婆婆看着炉灶上的饭别煮胡了,结果是锅里的饭胡了冒着浓烟,而她依然坐在火塘边一动不动。还有,婆婆去山上放牛的时候不是把牛丢了,就是把自己丢了,有时是牛回来了,她却没回来。除了日常生活离不开家人照顾外,而且脾气还很“坏”。饭煮熟了,公公不回来谁也别想先吃,她的东西除公公外不许别人乱动,没办法帮他换洗,没办法帮他整理衣着。
    婆婆排斥陌生人的“坏”脾气,赵彩丽也曾经想过放弃不管,让自己落得清闲。但想到这么多年,公公一直都对她好,从未打过骂过她;想到婆婆在花季少女的年龄就生了病很可怜,作为儿媳照顾她是应该的,“婆婆也是妈” 。
    有了孩子后,赵彩丽就再没出去打工,除了地里的活,给久病的婆婆穿衣、喂饭、洗衣、擦背和照顾年幼的孩子就成了赵彩丽每天的生活。日子一天天的过下去,她的精心照顾迎得了婆婆的接纳,成了婆婆的“知心人”。婆婆的每一个小动作,她都能猜个八九不离十,知道婆婆想要干什么。生活虽然清贫,但赵彩丽从不报怨,总是把家里打扫得干净,婆婆和孩子收拾得利落。
    婆媳共抗病魔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赵彩丽正盘算着如何过好日子的时候,恶梦突然袭来。2013年春,婆婆检查出患有乳腺癌,这一可怕的消息让全家人愕然。
    婆婆得了癌症,无疑给本来就贫困的家庭雪上加了一层霜,莫大的压力让她喘不过气来,一家人几乎被压垮。但残酷的现实终究无法逃避,还得顶着压力、打起精神去面对。赵彩丽和丈夫商定,家里没钱,找亲戚朋友借、找银行贷,就是砸锅卖钱也要给母亲治。她找娘家借,给朋友找,到信用社贷,咬紧牙关,收拾行囊带上婆婆走了战病魔的遥远路途……赵彩丽常常自己一碗米线抵两顿饭,也不让婆婆饿着,也尽量给她买好吃的。
    自打婆婆查出癌症来,赵彩丽就没有好好睡过一个囫囵睡,无微不至的照料着她,给她擦背、换衣,喂饭、喂药,从不嫌弃痴呆久病的婆婆脏。每当婆婆咧嘴的时候,赵彩的心像被针扎一样的痛,因为她知道这是她最痛的时候,苦于她痴呆说不出话,无法表达痛苦。照顾重病的婆婆期间,赵彩丽的一把把辛酸泪只能往肚里咽。
    医疗费用像流水般流走,一笔笔没尽头的医疗费用压得赵彩丽一家喘不过气来,欠下了10多万元的债。不管走到哪家医院,医生告诉她的都是失望、伤心的结果,也有医生劝她不要白白花钱了,多给婆婆买点好吃的。但她们一家依然不放弃、不抛弃,坚持治到最后,赵彩丽用她那不屈的脊梁撑着这个家。
    再次雪上加霜
    连夜雨,船迟又遇顶头风。就在赵彩丽一家为了给婆婆治疗花掉的老帐还未还清的时候,又凭添灾祸。今年10月29日,董老翠不小心摔伤了左手送进了医院,灾难再一次降临在这个一贫如洗的家庭,一家人再一次为婆婆的治疗费而发愁。
    赵彩丽还未进医院心里就一直在盘算,今天借来的钱能顶几天?其它的治疗费用从哪里来?明天一大早丈夫会去哪里借钱?他能借到吗?除此外,她更担心婆婆脆弱的身体还能挺多久?一连串的疑问愁得她不知所措……
    赵彩丽精心照顾婆婆的事迹在当地传为了佳话,被村民编进了山歌进行传唱。当地政府给予了他们家经济、物质上的关心,但对于董老翠的家景和高额的医疗费用只是杯水车薪,期望更多的爱心人给予关注。(陆永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