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罗平民族 >

汉族

时间:2014-08-22 11:08:24|点击数:|作者:

    汉族是罗平的主体民族。2010年,全县共有汉族人口476300人,占全县总人口的86.65%,分布在全县12个乡镇,是罗平县人口最多、分布最广、影响最大的一个民族。    
    源流 
    汉族虽然是罗平人口最多的民族,但却不是土著民族。从汉人入滇的历史来看,庄蹻入滇、秦修五尺道被认为是汉族进入云南的开始,但因史料未曾提及罗平,故罗平的汉族是否是此时进入,不敢妄加揣测。虽然汉族进入罗平的时间至今没有定论,但早在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汉武帝派遣中郎将郭昌、卫广率领八校尉兵降服漏卧部落,并设漏卧县封漏卧侯,而漏卧即今天的罗平,当时郭昌、卫广率领士兵以汉族为主,由此推断,汉族进入罗平的历史,应早于此或始于此。
    罗平汉族的迁入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从西汉至元朝,虽有零星迁入,但由于数量较小,大都被当地土著民族融合而“从俗易服”。今天生活在罗平的汉族,大多是在明、清之际由江西、江苏、湖南、湖北、四川、陕西、广东、安徽等地迁入。洪武十四年(1381年),明太祖朱元璋命傅友德、沐英等率30万大军征云南,先后征派过河南、安徽、江西、陕西、湖北、湖南、四川等地的军队入滇。明朝廷为了加强对云南的统治,命黔国公沐英戍防云南,设置衙府,把大量汉族人口迁移至云南,进行屯戍垦殖。从洪武至成化(1384~1487年)的百余年时间里,罗平境内的汉族有随军将士,有自愿或招募的移民,也有因罪徙边者,他们有的选择在罗平定居,有的在当地娶妻生子,有的甚至融为当地少数民族。明朝中后期,特别是改土归流后,朝廷在罗平设定雄守御千户所,驻有马、步兵1200余人许多参与平定土司叛乱的军户定居罗平,入籍者多为湖广、四川、陕甘、两广人氏,成为罗平汉人的主要来源。明末清初至乾隆年间,是汉族进入罗平的高峰期,移民来自四面八方,遍及州境各处。据乾隆年间的统计,当时罗平的移屯人户(汉人)占全州人口的83.54%,已远远超过世居土著民族。
    罗平境内的汉族,明初以军屯、民屯为主,原籍多为江南一带(罗平人称之为南京应天府柳树湾),如:方姓,洪武年间随朱元璋的义子沐英入滇,以征戍居军功,受封曲靖卫指挥使,平定罗雄州末代土司者继荣之乱后定居罗平,现居县城大水塘、马街荷叶等地;窦姓,江南(今江苏)泰州人,明初入滇,授陆良卫指挥使,明末落籍罗平;李姓,江南江宁(今南京)人,明初随沐英远征云南,留守迤西道,授怀远将军、都指挥使司等职,明末从曲靖城关落户罗平桃源,后定居必米村;张姓,江南上元(今南京)人,授陆良卫指挥,明末时定居长底小发达村;夏姓,应天府(今南京)人,洪武年间入滇,以军功官居指挥使,迁罗平幸多禄村。明中后期,罗平汉族以游宦、授艺、避难、贬谪等居多,原籍多为江西、湖广等地,如:罗姓,江西丰城人,其始祖罗大任曾任崇祯帝师,明末补官云南,明亡后潜居罗平城内白腊街,后裔散居马街、老厂等地;陈姓,原籍湖南,明万历九年(1581年)到云南剿流寇,后定居板桥浙都;喻姓,江西景德镇人,明末游宦至滇,后落籍罗平小东关,其族支分居九龙镇的得等、山后、以德、团坡、必车和老厂的粗那等地,有部分融入当地布依族;皇甫姓,明朝初期以军功任陆良卫指挥,万历年间定居大水井乡小鸡登村;刘姓,祖籍湖广,游官至滇,万历年间定居以龙村。清初以后,迁居罗平的汉族来源较广,以避祸、经商、宦游、开矿者居多。如:吴姓,江南江宁(南京)人,其祖吴侯曾是南明永历皇帝的贴身近臣,官至南明光禄寺卿,永历皇帝罹难后隐居板桥撒马邑村;狄姓,山西临汾人,其祖狄三品原为张献忠部将,降清后封舒诚侯,顺治、康熙年间任广罗镇(驻罗平)总兵,居罗平南区养马寨;詹姓,陕西人,明末随军驻养马寨,受封后定居罗平南区;胡、左、柏三姓,清初以入幕、为官定居罗平城;万姓,四川夔州府万县人(今重庆万州区),明末到罗平经商,后定居以孔村;孔姓,山东曲阜人,顺治年间迁入罗平,定居在九龙镇鲁特(鲁国的特使之意)村;莫姓,原籍燕京(今北京),乾隆五年(1740年)从军来到罗平,落籍钟山乡。
    经 济
    汉族入境后,带来了内地的先进文化和生产技术,对罗平的开发和社会进步起到了巨大的推动和促进作用。改土归流后,不论坝区和山区,汉族的分布已经十分广泛,他们以农业生产为主,兴修水利,改进生产工具和耕作方式,盛产水稻、旱谷、大麦、小麦、甜荞、苦养、龙瓜稗等农作物。明末清初,汉族在农业、手工业和商贸活动上已形成中坚力量,权贵阶层逐渐形成,占有大量土地、山林、耕畜等生产资料,士庶之家“不事耕织,渐尚侈糜”。清雍正之后,采矿业开始兴起,外地汉人大量涌入,除带来先进的社会生产力外,也带来了独特的会馆文化和会馆经济现象,制陶、皮革、编织、五金、纺织等手工业也有所发展。到清朝末期,在罗平城及经济较为发达的板桥、富乐等地,共建有各种会馆近十座,其中以江西会馆、湖广会馆、四川会馆最为著名。
    民国时期,社会经济较前有所发展,但土地更加集中在地主、官僚手中,农村经济两极分化突出,手工业、商业、小作坊陆续增多,县城、板桥、富乐等地相继出现火炮厂、造纸厂、织染厂、铁农具加工等手工作坊式工业经济。由于地处滇、桂、黔三省交界的特殊区位,商品经济较为发达,规模较大的商号、马帮有数十家之多,往返于广州、香港、重庆、南宁、昆明等地,有的商队甚至到缅甸、越南、新加坡、印度、马来西亚等国进行商贸活动。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经土地改革、互助合作、人民公社化等生产关系的变革,广大汉族和各民族一样,社会经济有了较快发展,各项事业蒸蒸日上,生活更加幸福美满。
    语言
    历史上,罗平的汉族主要来自江西、四川、湖广、陕西及南京等地,尽管人员籍贯有差异,但这些地方大多属于北方官话流行地区,所以罗平的汉族方言属北方方言西南官话体系。总的来看,罗平汉族方言与普通话大同小异,语法、词汇均无本质的差别,但又略受当地少数民族语言的影响。语音方面,声母除个别发音外,其余与普通话大体一致;韵母较为普遍的是无撮口呼,前、后鼻音无区别或实际语音有区别但分辨不出;声调类别上跟普通话基本一致,也是三声四调,不同的是调值一般都比普通话低平。
    罗平汉语方言在有些语言和发音方面比较普遍地保留了中国古汉语的原貌,如在普通话中发为细音的韵母,在罗平的方言中却读成洪音。罗平汉语方言根据地域的不同,又分为 “北路话”、“ 东路话”、“ 罗平话” 和“ 九龙河上游话”四种。“北路话”主要指富乐、老厂、马街、阿岗等乡镇的汉语方言,因位于县城北面,所以称为 “北路话”。 由于历史上这里聚集了大量开采铅锌矿的江西、湖北、湖南、广东、四川等省人员,加之与富源县接壤,北路方言中的富乐话发音尤为特殊,一些声母和韵母在发音习惯上与其它本地方言区别较大;“ 东路话”指板桥、长底、钟山、旧屋基等乡镇的方言,与 “罗平话”近似,但因接近贵州省,其个别发音习惯趋近贵州口音;“罗平话”指罗雄、大水井、鲁布革等乡镇方言,大水井、鲁布革的发音细音明显,鲁布革因接近广西自治区,汉语语调中间有布依族语调和广西白话;“九龙河上游”话是指九龙镇九龙河上游的阿耶、堵木、撒召、腊庄以及阿岗镇的罗作、阿窝等地的方言,因接近师宗县,发音特点与师宗话相类。罗平方言的内部差异主要表现在语音、语调上,词汇、语法无较大差异。
    服饰
    罗平汉族服饰与内地汉族基本相同。民国以前,男性戴黑缎瓜型帽,帽顶中央系红结,上装为无领右襟短衣,袖大尺许,下装为宽裆裤,腰围三尺有余,裤上无包。社会名流及上层人士上着衣衫,外加对襟马褂,下装仍为宽裆裤,头戴瓜型帽或洋毡帽。官员按品级穿袍服,戴官帽,穿厚底鞋,普通民众大多穿草鞋。女性从小通耳朵,坠耳环,扎小辫子,头上带勒,勒子上绣花,以银器装饰,出嫁后将发辫挽成发髻,盘于脑后,再套上马尾编织的发套,髻上插簪,簪下吊坠银器。上装为右襟短衣,胸前系绣花围腰,下装是宽裆裤,同男裤相似,裤腿用布带系紧,带上钉银器,缠小足,穿绣花尖鞋,以脚小为俊。老妇头戴纱帕,装束与中年妇女大同小异。婴儿装男女无差别,主要从花色式样上区别,一般男性幼童剃光头,额头部留一撮长发,有的戴瓜型缎帽,独生子脖颈配戴银制“长命锁”,手腕戴银镯,镯上系数条短链吊铃,一般在五、六岁后才穿蒙裆裤。布料视家境贫富而定,富者多为绸缎,一般人家为棉布。
    民国以后,服装式样逐渐增多,公务人员穿制服(也称中山装),官家少爷开始穿西装,一般人由原来的右襟衣改为“四块瓦”对襟衣,加领,袖口仅三寸许。女性着装仍与清末相似,到民国中后期,少数进步妇女剪辫子、穿旗袍,着装小有改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之后,随着物质文化水平的提高,花色品种繁多,服装款式不断更新,人们的服饰穿着更加丰富多彩,与时代发展基本接轨。
    建筑
    清朝和民国时期,汉族的民房多为土木结构,可分为瓦屋面、草屋面和土库房三种。少数豪绅家庭建盖庭院式建筑,民间称为“四合五天井”,雕梁画柱,式样精美。普通人家一般建盖瓦屋面的楼房,并在左右两侧建盖两间小于主楼的小房子,称为“耳房”。贫困人家一般建盖三间茅屋,称“一间两幕阁’。
    土木结构的瓦屋面楼房,其框架主要由柱子、梁条、桁条、穿筒等构成。大房为五根柱脚落地,七架梁条。小房为三根柱脚落地,五架梁条。墙脚用石头砌成,墙体用土筑或用土基砌成,房高一般为一丈五八、一丈六八或一丈八八不等。瓦分为板瓦和筒瓦,富户人家以板瓦为沟,筒瓦为脊,以沙灰加固,普通人家则都用板瓦覆盖。草房用茅草覆盖,其特点是冬暖夏凉,造价低,但容易引起火灾。土库房以圆木为平顶梁,再铺以木板或木条,用三合土铺压而成。在西北路地区,瓦屋面楼房须在大厦下面接出二米左右的小厦作为“院落”;罗雄镇和东南路地区,不接小厦,屋内光线较好。
    罗平汉族建盖新房有很多规矩。首先要请先生为新房择基定向,然后是择吉开工,建设过程中的立柱、上梁、竖门等,都有一定的仪式和确切的时辰。上梁时,中梁须染红,在梁的正中用红布包好一本过时农家历和笔墨,木工师傅口念吉祥祝词,称为“教梁”。梁中贴“吉星高照”或“紫气东来”横幅,柱子上贴“立柱欣逢黄道日,上梁巧遇紫微星”对联。
    新房建好后,择吉日入宅。一般在凌晨二点以后开始放鞭炮,搬新房。乔迁之日,主要亲戚以染红的粱条、钱、肉等礼品去庆贺,一般亲友也应以钱财、镜屏前来祝贺。届时亲朋送贺礼,挂红,放鞭炮,抛“元宝”(一种米做的类似古代银元的食品,外染红色,内包铸币),撒飘梁粑粑(米做的小红粑粑)及糖果、花生、瓜子等,亲朋好友守候在房前争抢,以抢得多者为荣、为吉。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瓦房、茅屋逐渐退出历史舞台,无论在城镇还是乡村,大多建盖钢筋混凝土房屋,且式样各异,装璜别致。 
    风俗习惯
    罗平汉族的风俗习惯、宗教信仰、婚丧嫁娶基本上同于内地,但由于受贵州、广西及本地少数民族的影响,大同中又略有小异。 
    称呼长幼有序,礼貌相称,是罗平汉族千百年来的优良传统。家族和亲属按辈分称呼,同辈人可能相差数十岁,但不影响辈分关系,称呼也不能改变。血亲和姻亲成员间的称谓:父亲,在农村多数称爹,在城镇称爸爸;母亲,称妈;父亲的父母,称爷爷、老爹、公公、奶奶,自称孙子、孙女;爷爷的父母,统称老祖,自称重孙子、女;爷爷的姐妹,称姑奶奶;父亲的兄、弟及配偶,称大爹、耶耶和大妈、婶婶,自称侄子、侄女;父亲的姐、姐夫,称姑妈、姑爹,自称侄子、侄女;父亲的妹、妹夫,称嬢嬢、姑爹;母亲的爷爷、奶奶,统称外老祖;母亲的父母,称外公、外婆,自称外孙、外孙囡;母亲的兄嫂弟媳,称舅舅、舅母,自称外侄、外侄囡;母亲的姐和姐夫,称姨妈、姨爹,妹和妹夫称嬢嬢、姨爹; 丈夫的父母,当面叫爹妈,背后称公婆;妻子的父母,称岳父岳母,也称老丈人、老丈母,当面则叫爹妈;丈夫,在旧时称老公、男人、汉子、当家的,现在称爱人,当面称呼时一般比着子女称 “他爹”,到老年时称老伴;妻子.称老婆、婆娘、媳妇、爱人、屋里头的,当面称呼一般比着子女称“他妈”;现在老夫老妻互称“老倌”、“老奶”、“老伴”;年轻夫妻直呼对方姓名,或用各种爱称;弟兄的妻子之间,称为妯娌,现在也有的互相敬称为姐妹;姐姐的丈夫,称姐夫;妹妹的丈夫,称妹婿;妻子的兄弟,称舅子;妻子的姐妹,称姨子;丈夫的哥哥,称“老伯伯”,丈夫的弟弟,称小叔子,丈夫的姐妹,称姑子;姐弟兄妹的子女之间,互称老婊;父亲的弟兄的子女,称堂哥堂姐;子女配偶的父母互称亲家;父母再婚,子女称其再婚的另一方为继父(母),当面仍叫爸爸、妈妈,俗称晚爹(妈);兄妹配偶的父母,称为亲爹、亲妈;岳父的哥弟,称叔丈人,当面则称大爹或耶耶;岳父的父母,称为太丈人、太丈母,当面称爷爷、奶奶。
    族亲之外,一般可视对方的性别、年龄,尊称老公公、老奶奶、老大爹、老大妈、大哥、大婶、大叔、大嫂、大姐、大妹子、小兄弟、小妹子等,如:张大爹、李大婶、陈叔叔、王嬢嬢等;生活中,为了表示对人的尊敬,有时在称谓前加上“他(她)”字,如:他张二嫂、她李二哥等类似称呼。
    建国之前,老百姓称做官的叫“大老爷”、“大人”,自称“小人”、“小民”。称县官为“县太爷”,称其夫人为“太太”,称其子女为“少爷”、“公子”、“小姐”。也有按其官职称呼的,如:县长、区长、大队长、保长、乡长等。称当兵的叫“老总”,称解放军叫“大军”,称抢劫犯为“强盗”,称女仆人叫“丫头”,称男佣人为“娃子”,称老师为“先生”,称工匠为“师傅”。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人与人之间互称“同志”。
    礼仪尊老爱幼,以礼待人,是汉民族的传统美德。罗平汉族秉承了崇尚礼仪的千古遗风,虽然有些复杂的礼教已经逐渐失传,但依然保留了许多常用的社交礼节。例如有客人来家里做客,主人应到屋外迎接,进门后先让座,然后泡水敬茶,茶水不宜满,以半杯为敬。宴饮以八人为一桌,长者坐上席,主人入侧席。从前凡请客宴饮,妇女不能上桌同餐,一般是在灶房里或是待客人吃过后,方能上桌,此俗解放后在城镇已经革除,但部分农村依然遵此礼俗。敬酒必须满杯,吃菜时由长者或客人先动筷子,添饭时以双手接碗为礼。先吃完的会说:“你们大伙慢慢吃”,主人一般会等到最后;孩子降生,女婿必须拿一只鸡送往岳母家 “报喜”,男孩提母鸡,女孩提公鸡。岳母家知道后,备办衣物、玩具、食品等礼品送往,亲友闻讯,也以红糖、鸡蛋及衣物等礼品前来贺喜,祝福孩子“肯长肯大”;孩子满月时要办满月酒,俗称“祝米酒”、“赶白酒”。孩子满周岁时,要祭天地祖先,酬谢“送子娘娘”,为孩子办“抓周”礼,并给孩子配银手镯和长命锁,备办酒席宴请亲朋好友,祝愿孩子长命百岁。“抓周”仪式上,会罗列各种玩具、食品、书、笔、算盘、金钱、乐器等,让孩子自由选取,预卜孩子将来的发展方向和成就。长者生辰,一些地方会为长辈庆祝生日,富户人家较为隆重,普通百姓也常常以一碗面条或几个鸡蛋表示孝心,祝福老人时通常用“你家好福气好八字”、“您老好吃好在”等词。
    婚俗民国以前,婚姻必须遵循“六礼”, 男婚女嫁讲究门当户对,全凭父母之命、媒约之言,程序十分繁琐。一般而言,选媳择婿往往根据双方家庭的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而定,先由男方家请福德旺孚之人到女方家说亲(也有的是由媒人主动介绍),介绍男方人品及家庭情况,若女方有意,会在媒人第三次说亲时,将女孩的“庚帖”(生辰八字)交给男方家,男方请相命先生“合八字”,预卜有无“冲克”。若二人命理相合,由男方择黄道吉日,托媒人捎去礼物,正式向女方家提亲,女方父母若收下礼物,则表示同意这门婚事。订婚仪式比较简单,但须有“三族亲眷”和“三媒六证”到场,以示确定婚姻关系,双方即履行婚约,不得悔婚。结婚之前,男方要备办彩礼,请德高望重的长辈到女方家“过礼”。 结婚的日子由双方择定,届时男方备车(轿)到女方家娶亲,新郎一般“盛服骑马”,由 “押礼先生”和伴郎陪同前往女方家迎亲。新娘须哭嫁,意为舍不得离开父母,路上若遇到其他家娶亲,双方新娘须交换手巾。当晚新人须拜祀祖祠及父母双亲,然后拜堂入洞房。婚后三日,新婚夫妻回娘家,称为“回门’。婚后,妇女须在自己姓前冠以夫姓,称为××氏,言行举止如若不当,便会遭丈夫抛弃,赶出家门,称为“休妻”。
    过去,罗平民间有“发早财不如生早子”的说法,认为“养大牛大马好看,养大姑娘不好看”,因而结婚年龄普遍偏早,二十岁以上尚未婚配者,必遭人非议。新婚夫妇在结婚以后将另立门户,与父母分家另过。凡女儿分家,娘家须送女儿锅、碗、瓢、盆等生活用具,习惯上称之为“烧锅底”。
    婚姻是人生大事,双方家庭极为重视。明清时期,婚嫁必须花费大量的布帛银钱,双方均要举办婚宴,邀亲朋好友参加。宴席一般以罗平民间俗称的“八大碗”为主,女方家还要为每位参加宴会的人准备一个小袋子,装有手绢、红粑粑及糖果等礼品。应邀亲朋会随礼,在清朝中前期,一般客人的礼金为五百文,至亲则是一千文或银一两。清咸丰、同治之后,奢靡之风渐行,婚嫁必用陕甘绸缎,聘礼少不了果、饼、猪、羊、酒五样,婚嫁时女方出门必以金玉为饰,礼金也相应看涨,一般人家每年仅礼金便须银元一二十元,以至于有的小康之家,竟因此债台高筑。
    解放前,婚姻必须严格遵守封建礼教,妇女须恪守三从四德,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和男尊女卑的思想严重。当时大富人家常常妻妾成群,有钱人家“讨小老婆”的很多。姑婊婚、娃娃亲较为普遍。因贫困或天灾人祸忍痛将未成年女儿送他人做童养媳,利用权势强抢民女强迫成亲者亦不乏其人。寡妇一般不得改嫁,如果实在因生活所迫被逼改嫁,也只能在深更半夜潜出后跟新夫成亲,但不举行婚礼仪式。节烈之风盛行,据《罗平州志》记载,清康熙年间,举人王体乾之女许配给州明经吴魁南之子吴震龄为妻,王、吴二人均为读书人出身,王体乾之女尚未过门,吴震龄便病逝,王女闻之,在家中自缢而死。罗平知州张含章深表感慨,专门撰写了墓表,将其事迹上奏康熙皇帝请求旌表,并发动文人士子撰写诗文,赞扬歌颂王女恪守妇道。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实行一夫一妻制,提倡婚姻自由。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男女双方自由恋爱、自愿结婚、婚事新办及老年人再婚等社会新风已遍及城乡。
    丧葬罗平汉族崇尚孝道,因而丧葬仪式“遵朱子家礼”,从殡殓至安葬,无论贫富均竭尽所能,尽显奢华。
    一般父母年满六旬花甲以后,儿女就会为老人备办棺木和寿衣。老人病危,应移床至正屋,男性应给予剃发,女性给予梳洗,断气时由子女或孙子女抱住,谓之“接气”,随即为死者沐浴更衣,置于灵床,仰卧头向外,放银器于口中,称“含口银子”(入殓时取出)。富贵人家,会置珠宝玉器于死者胸部,面盖红布(入殓后将红布用于包灵主),脚上绊红线,床头床底点燃菜油灯,孝男孝女为死者烧断气纸,称为“小殓”。随后请阴阳先生或道士卜算安埋日期和入殓时辰,讣告亲友。
    入殓前,棺内须用松香熔化密封,外用黑色油漆涂盖。入殓时,以三斤六两“钱纸” 铺垫于棺内,然后铺上被褥,将尸体置于棺内,放置周正,用柏枝桃叶打扫棺内,随口念“生魂出,死魂入”,待死者后家到场后,验证属正常死亡,方能盖棺上钉。棺前置一碗糯米饭和一个鸡蛋,称之为“裕禄碗”。灵柩应停于堂屋正中(若死者还有上辈健在,灵柩应置于一边),门上贴挽联。  
    出殡前一天,要树吊钱(意为死者的摇钱树),扎灵堂,灵堂前左右两侧摆放“狮、马、鹿、象”和“金童玉女”等冥器,富户人家的灵堂一般扎 “二十四孝”。这一天,后家要“上祭”,祭品视家庭情况而定,一般以猪、羊、鸡、鸭、鹅为主,孝男孝女要到村口跪迎。接到讣告的亲友前来祭奠,燃放鞭炮后,连同孝帐、纸碟及点心食品至灵柩前,行三叩首礼,孝男孝女须披麻戴孝跪于灵堂内答谢。当天的祭奠仪式上,还要请道士为亡灵超度,灵柩前香火不断,孝男孝女跪拜,称之为“悬白”或“做功活”。当晚,孝子应通宵守灵,亲朋好友要绕棺,边绕边唱,谓之“散花”。 有的地方还要举行耍狮子、打霸王鞭、跳兵器舞等及粗细乐器鸣奏,闹个通霄,称之为“闹丧”。     
    出殡这天,首先要请当地的名人学士朗诵祭文,悼念死者生前功绩。其次要举行“点主”仪式,神主为木制(柏木或梨木),神主正文书写死者姓氏名号、生卒年月日时、孝男孝女及其后代姓名,“神主”二字留出“申”字的竖笔和“主”字的点笔。点主时,孝男孝女应更衣为常服,跪于灵前,道士先生用清水洗手后,用新笔新墨蘸孝子中指上的鲜血(有的以哈口气代替),写“申”字的竖笔和“主”字的点笔,点主结束,由长子将神主背回家中放在供桌上,随之由死者女儿和儿媳,端菜盛饭去喂“金童玉女”,嘱咐“金童玉女”要听使唤,好好侍候死者。
    出殡时,由阴阳道士念咒“开道”,引死者灵魂入冥界。出殡队伍由一人上前丢“买路钱”,鼓乐班子在前面开道,间杂耍狮、踩高跷、耍兵器、打霸王鞭,哭声、炮竹声、锣鼓声、唢呐声交织在一起,孝男手执哭丧棒,脚穿草鞋(意为死者上奈何桥时路滑),灵柩以十六人或八人相抬,孝男孝女及晚辈跪于地上让灵柩从头上通过,称之为“搭桥”,先搭迎桥,面向棺头,后搭送桥,背向棺头。送出村外停柩,死者女婿应向抬棺人敬酒敬烟,称之为“姑娘酒”,然后除长子外,其余孝男孝女不再向前送,更换常服回家,回家途中,死者的女儿和儿媳应在路边捡回燃料。到家用所带回的燃料生火做饭,饭内放一些小硬币,由厨师盛饭,每孝女一碗,谁碗里的钱多,意为将来有钱花。
    罗平汉族实行土葬,葬仪与内地基本相同。阴阳道士择定位置,挖好坑穴,在坑内书“八卦”,再用一只公鸡放人坑内片刻,卜算该地好坏,此鸡称之为“跳井鸡”。随之将所扎的金山银山、金童玉女、花圈、狮、马、鹿、象、吊钱等焚烧于坑内,然后将棺木移至坑内,前后各钉一短竹竿,称之为“向桩”,再由孝子用衣襟背土撒于棺上,口念“盖到哪儿,暖和到哪儿”,最后搬土覆盖,垒成一小土丘。第三天,孝男孝女和主要亲属到墓地旁杀鸡宰羊,用羊血在坟墓周围方圆几十米内画一圆圈,羊血圈内意为死者管辖之地,接着在坟上栽草添土,富有人家为死者竖碑,此仪式称之为“复山”。送葬以后,每晚给死者送火,送满一百日。每隔七日要为死者“送七”,焚烧死者生前的衣被和其他个人用具,分五次烧完,称为“送五七”。满一百日后,再到坟头烧纸一次。   
    按照传统,子女须服孝三年,服孝期间禁忌繁多,孝男百日内不能理发,三年内不能贴红对联,大门上用白纸(或黄、绿纸)贴上,父死曰“孤”,母死曰“哀”,父母双亡曰“孤哀”。一般而言,在外面断气的人不得抬入村内,未满六十花甲而又无子嗣者以及产妇,称“短命鬼”,不得埋入祖宗坟坛。  
    自古沿习下来的传统葬仪较为复杂,且开支巨大,厚葬成风,故有句俗谚:“死人不吃饭,家产要一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提倡勤俭办丧事,一些传统礼俗逐渐淡化。近几年来,大操大办的风气又有所抬头。
    传统节日
    春节时间是每年农历的正月初一至初三,民间称过年,是一年中最盛大的传统节日。进入腊月以后,家在农村的汉族要杀猪、舂粑粑(饵块)、做粉面,准备各种节日食品。挨近除夕,离家在外的人不远万里,都要赶回家中欢度春节。
    除夕这天,家家洒扫庭除,张贴门神春联,燃放烟花爆竹,除旧迎新。有的人家仍沿袭传统习惯,设香案杀鸡封门,堂屋内垫松毛,祭天地祖先,保佑来年风调雨顺,清吉平安。到了晚上,全家围坐在一起吃年夜饭,俗称“团圆饭”。年夜饭极为丰盛,但无论谁家,长菜、鱼肉均为必备菜肴,意为常吃常有、年年有余。饭后,长者需给儿童“压岁钱”。入夜,用柏树枝、松针、皂角及烧红铁器置于一碗内,在供桌前和大门口分别浇酒、茶于烧红的铁器上,口念驱邪祝福之词,谓之为“打醋汤”。随后,一家老小坐更“守岁”。
    次日凌晨(正月初一)为元旦,炮竹声此起彼伏,大人小孩衣着一新,根据性别和年龄特点,开展各种娱乐活动。这天,家家食素,早餐一般吃大汤圆或饵块。忌外出远门,忌泼水扫地,忌外人进入家屋。从初二起,互相拜年,宴请春客。一般初三之前不下地干活,此习俗沿习至今。
    元霄节时间是每年农历正月十五日,又称“上元节”, 也叫“灯节”,北路地区也称过“小年”。元宵节这天,家家户户都要做元宵、吃元宵,村村寨寨都要开展舞龙耍狮活动。罗平的舞龙耍狮历史悠久,从大年初二到二月二日,龙灯、花灯闹个通霄不停,每到夜晚,家家迎灯,户户接彩,锣鼓喧天,热闹非凡。罗平花灯是云南省六大花灯源流之一,唱灯的历史可追溯到明朝,1956年,罗平花灯歌舞《破四门》参加了全省优秀地方戏曲调演,后推荐上京演出并获得好评。1950年2月2日至1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四兵团陈赓、宋任穷、周保中、张冲等将军率部进入罗平。罗平解放区人民群众在四十多公里的公路沿线载歌载舞迎接人民子弟兵,四兵团将士们说:“到了罗平,我们进入了歌舞之乡”。 近几年来,罗平人民再次把传统的民族歌舞搬上舞台,充分体现了罗平的地方民族文化特色。
    清明节时间在每年公历的四月五日左右,此节为二十四节令之一,是一个祭祀祖先的节日。解放前,在清明节这天,家家户户门上悬挂杨柳枝,人们戴柳戴花,民间有“清明不戴柳,死后变只狗,清明不戴花,死后变扬叉”的说法。晴明之前,家家踏青扫墓,上坟挂纸,缅怀先辈,修整坟墓。
    立夏节 二十四节气之一,时间为每年公历的五月五日或六日。这天,民间兴吃带壳煮的红鸡蛋,意味着夏季少病,身体健康。有的地方还要吃猪肚子(猪胃),意味着一年肚子不疼。同时还兴用柴灰围墙脚,意为蛇不敢爬进家来。
    端午节也叫端阳节,时间为每年农历的五月初五。这天,家家吃粽子、包子、芽蚕豆、大蒜等,儿童戴菱角,手系五彩线,纪念屈原。栽花种树者甚多,街上出售各种花卉、果树及家种药物。
    火把节农历六月二十四日,原为彝族的节日,源于唐代南诏统一六诏时期。汉、彝等民族比较实兴,彝族对此节日较为隆重。是日还杀羊改善生活,在西北路地区较为隆重。
    中元节也称七月半,农历七月十四日或十五日。传说此节是接死者灵魂回家的节日,一般在七月初(各地略有不同)摆列神主、神牌,迎接祖先回家,称之“接老祖”。 接祖后,供桌上供献水果食品,每天供献3——4餐食品,到十四日(有的在十五日),以各色纸制冥衣、纸锞用纸包好,写上姓名,待天黑后,在门外场院上画一灰圈,将纸包焚烧在灰圈内,口念:“某某祖先领取衣物钱财”,然后焚香,泼水饭,称之为“送老祖”。此节日在上世纪60年代一度废止,改革开放后又逐渐恢复。
    中秋节 农历八月十五日,也称团圆节,系我国民间节日。因农历八月十五日正值“中秋之中”而得名。此日秋高气寒,月明而圆,家家户户备有月饼、板栗、核桃及各种新鲜水果,夜晚供献嫦娥后,全家团聚赏月品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