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罗平民族 >

苗 族

时间:2014-08-25 15:50:22|点击数:|作者:

    苗族是我国最古老的民族之一。2010年,罗平县有苗族4328人,占全县总人口的0.79%,主要分布在鲁布革、大水井、旧屋基和罗雄等乡镇的山区,长底、板桥、钟山、九龙、阿岗等乡镇也有零星分布,总体呈大分散、小聚居的特点。
    源流
    苗族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民族,有关苗族的起源、发展,形成的时间、地点等,仍然众说纷纭。目前,大多数专家认为,苗族源于四千多年前的蚩尤部落,大约在商周时期,其先民到达长江中下游一带,从事以稻作为主的农业生产。到了秦汉时期,苗族向西南迁徙,聚居在以洞庭湖为中心的湘、鄂、川、黔毗邻的地区,罗平苗族妇女的服饰上,还绣有洞庭湖的纹饰,暗示其祖居之地在洞庭湖。大约在公元618年左右,有一支苗族南迁至云、贵、川交界的叙永县一个叫大山垭口的原始森林内,用一棵大香樟树做了九个木鼓,分给九个首领,作为传递信号和将来进行联系的证物。
    苗族进入罗平的具体时间不详,但据《元史·地理志》记载,大约在唐天宝年间,罗平一带的部落首领是一个名为罗雄的人,罗雄的先祖叫做“蒙由邱”,至今仍被散居在云南、贵州等地的苗族、瑶族奉为祖先。据说,罗平苗族曾有一个古老的大木鼓,而且在老人去世之后,往往要为亡魂指路,其所指路线都会先指到“漏川东”(苗语为山垭口的意思),最后指到“多安顶”(苗语为“天边”的意思,实指洞庭湖)。由此可以推断,苗族进入罗平的最早时间,应该在隋唐时期。另据《罗平州志》记载,清康熙以前,罗平苗族中的一支被称为“白人”, 自称是 “古白国”的支流 ,由于历史久远,曾被人将“白人”误认为“僰人”。当时的“白人”已经相当开化,其 “服饰与汉人同,惟俗习语言则异多,有读书登仕籍者”。
    如今,生活在罗平苗族有白苗和花苗两个支系,迁入的时段大致为:一是明朝末年至清乾隆年间,由川、黔等地迁入。如罗雄镇阿沟河村委会大山门村的马姓,原籍贵州,清初进入云南,康熙六十年(1721年)落脚在鲁布革乡多依村委会李家大山村,后迁入大山门村。鲁布革乡多依村委会杜家寨村的罗姓,乾隆二十四年(1760年)落户罗平。鲁布革乡多依河村委会白石岩村李姓,乾隆元年(1736年)迁入李家大山村,后定居白石岩村。据白石岩村李姓称,在李姓尚未迁居白石岩村时,白石岩村周围一带已经有苗族居住,在白石岩村与张口地村通往旧屋基老寨的路口处,曾设有苗族特有的花杆标记。由于当时进入罗平的苗族人口较少,其中大部分后来又迁往文山和东南亚地区,仅少数留居县境;二是清代中后期,特别是嘉庆、咸丰、同治年间,贵州苗民数次爆发反清起义,清政府进行了血腥镇压,导致苗族离黔入滇,大批苗族迁入罗平,散居罗平东南部的鲁布革、大水井、旧屋基等地,成为苗族落户罗平最为集中的时间;三是民国期间从贵州、广西等地迁入,主要居住在县境南区,民国版(1932年)《罗平地志》曾有记载;四是1968年从文山、红河屏边等地迁入,人数相对较少。
    由于封建社会对苗族的迫害和歧视,有部分苗族为逃避镇压和迫害,自称为汉族。另外,也有部分明清时期参与军屯的汉人,因婚姻关系或长期与苗族杂居,逐渐被“同化”成苗族,生活习惯基本与苗族相同,但家里兴摆汉族特有的供桌、贴“天地”, 问其籍贯,自称南京桃叶渡柳树湾人,与汉族极为相似。总的来看,生活在罗平的苗族历尽了千辛万苦, 经历了很多地方,最终才在罗平定居下来。
   语言文字
    苗族有自己的语言,罗平苗族自称“蒙”, 所用语言属汉藏语系苗瑶语族苗语支川滇黔方言,族内社交活动操苗语,与其它民族交流时通常使用汉语。苗族原有自己民族文字,但在逃避战争和迁徙的过程中失传,现在使用的苗文是上世纪50年代后期创制的拉丁拼音文字,仅少数人能读写,大部分人通用汉文。
    经 济
    在封建社会,统治阶级推行狭隘民族政策,苗族受到压迫和歧视,长期过着不定居生活,迁移频繁,俗有“桃树开花,苗族搬家”之说。苗族所处地区多为山顶或半山腰,土地贫瘠,水源缺乏,交通闭塞,自然条件较差,生产生活方式较为落后,农作物以玉米、荞籽、大麦和薯类为主,长期处于到一个地方刀耕火种一季后又搬到另一个地方的生存状态,生活十分贫寒。苗族有传统的手工纺织和印染业,但始终未能从原始农业中分离出来,属典型的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党和政府对苗族人民给予关怀和照顾,苗族通过土改分得了土地、山场、耕地、农具等,结束了刀耕火种的生产方式,逐步从游牧走向定居,生活开始稳定。改革开放以后,大多数苗族村寨修通了道路,建好了学校,接通了自来水,安装了通讯设施,逐渐调整产业结构,生活水平有了大幅度提高。
    服 饰
    苗族服饰保持着中国民间的织、绣、挑、染的传统工艺技法,往往在运用一种主要的工艺手法的同时,穿插使用其他的工艺手法,或者挑中带绣,或者染中带绣,或者织绣结合,显示出鲜明的民族特色。
    罗平苗族分为白苗和花苗,但服饰差别不大,色彩上以红、黑、白、青等颜色为主,在形式上分为盛装和便装。一般而言,盛装为节日礼宾和婚嫁时穿着的服装,繁复华丽。便装样式素静、简洁,用料少,费工少,供日常穿着之用。据民国版(1932年)《罗平县志》记载,白苗和花苗女子均“头顶高纠,跣足桶裙”,以自织花布为衣料,身穿短衣,腰围花布。男子头束白布,服装与汉族相类。解放后,男子一般穿青、蓝、黑色对襟短衣,下着宽裆长裤,腰束丝带,以青、黑布盘于头上。凡逢重要节日和集会,喜欢披一块带几何图案的红、黑麻布制作的披毡白苗妇女衣则身穿百褶麻布裙,以白布和麻布缠腿至膝,上着无扣短衣,形似袈裟,以左右衣襟交叉搭于胸前,衣襟边沿镶锈各种花纹图案,发扎红线盘于头顶。花苗妇女上着青色右开襟衣,下着麻布百褶花裙,佩花披肩,麻布缠腿。未婚女子挽发髻,发偏一边,已婚妇女在偏发上插一木梳,首饰有银项圈、耳环、银牌、手镯、戒指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罗平民族喜欢用自己纺织的麻布做衣服,家家都有织布机,他们将自纺的麻布用植物染料染成蓝底白花的斑布,再用这种布做成苗族妇女喜欢的筒裙。
    苗族妇女大多心灵手巧,从小就要学习各种刺绣,她们所绣的每一件衣服上的花纹图案,均有一定的意义。罗平苗族服饰上的刺绣,是一部苗族变迁的历史。如图案中央的大花代表苗族曾经居住的中原或京城,曲线代表江河,波纹代表山地梯田,绿色方块代表洞庭湖水,三角形代表山,点状花代表谷穗等。这些图案代代相传,勤劳朴实的苗族妇女,刺绣时不打线、不画样,仅凭丰富的想象和熟练的技巧,就能将花纹和图案绣得栩栩如生。
    建 筑
    罗平境内的苗族大多居山区,自然条件较差。由于经济落后,生活贫困,大部分住的是几根木头搭成的“杈杈房”,依山靠石,屋顶以茅草铺盖,四壁围以竹篱,陈设较为简陋。还有少部分苗族居住在山洞、岩穴之内,若遇到灾难或侵袭,便于随时搬迁。
    新中国成立后,苗族由游牧搬迁转向定居农耕,住房也发生较大变化。大多数苗族住房采用土木结构和石木结构的模式,一楼一底,人字顶,瓦屋双斜面,五柱落地七架梁,墙壁用土坯、石头或砖块砌成。一般为三开间,中间为堂屋,设火塘、桌椅、供桌等,左右两间为厨房和卧室,楼上堆放粮食和杂物。近年来,随着经济条件的改善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富有的苗族人家已经建盖钢混结构的楼房,大多数人家拥有电视、手机和摩托车,生活较为安定。
    民风民俗
    罗平境内的苗族性格豪爽,对人真诚,极重信誉,讲究礼仪,信仰万物有灵,祀奉祖先,崇拜自然,普遍喜食酸味菜肴,大多数男性善饮酒,好狩猎,不畏野兽,精通草药。
    婚俗苗族能歌善舞,性格乐观,婚恋较为自由,往往利用 “花山节”和其他节日,以对歌择偶的方式选择自己的另一半。若看中某一姑娘,先由情歌打动对方。双方一旦产生好感,小伙便用花伞遮护姑娘,若姑娘不躲避,表示两厢情愿。一切条件谈妥后,再请媒人告知父母。在有些地方,至今还有 “抢婚”的习俗,但基本上属于双方早于相熟相恋,“抢婚”实际上只是一种象征性的仪式。一般来说,苗族婚姻须遵循说亲、订婚、送彩礼、娶亲等礼俗。
    说亲。解放前,一般在7岁以后就开始订婚,订婚首先由男家托人过话,若女方家长没有反对意见,就请两个媒人(一主一次,必须是男性)和一个陪郎陪着男方去提亲,媒人背着一把伞和一包旱烟,到女方家后先对着供桌唱个调子,告诉女方家来意,若女方家有意这门亲事,便会热情招待。当晚,媒人住在女方家,临睡前须唱“洗脚调”和“铺床调”,主人家才会给媒人打水洗脚和铺床。第二天早上起床后,媒人要先唱“洗脸调”,然后请女方父母坐下开始谈婚事。若许亲,陪郎便陪着男方给祖宗牌位和父母、兄嫂叩头,然后再请叔伯商谈,确定时间吃订婚酒的时间。
    订婚。双方婚事确定后,要吃订婚酒。吃订婚酒前,媒人带着伞去请女方家的亲友,每到一家,都要唱“吃订婚酒调”。 吃订婚酒时,男方家要准备20至40斤酒,80至100多斤肉到女方家,女方家也应请两个媒人陪男方媒人,在堂屋内摆设桌凳,女方媒人坐上席,男方媒人坐下席。双方媒人边饮酒边唱谈,唱谢亲友时,每提到一个,陪郎和男方都要叩拜。唱完后,确定彩礼,由女方媒人准备一小捆筷子大小的麻秆或高梁秆,放在桌子上,先确定每根麻秆代表多少钱,然后由男方媒人唱一个调子捡一根麻秆,捡到一定数目即表示应来多少礼钱。数过后的麻秆由男方媒人带回,到时按麻秆所代表的礼钱送往女方家。女方家收过彩礼之后,双方即商量结婚时间。
    结婚。苗族结婚年龄普遍较早,解放前男方一般在16——18岁,女方一般在15——17岁,现在一般在20岁左右,须请先生占卜黄道吉日。新郎不亲自去娶亲,由陪郎、媒人等人前往,路上兴吃晌午(饭),去的人当中,有一个人负责背饷午,还有4——8个人负责抬柜子。到寨口时,女方安排人抬着酒到寨子边迎接媒人和娶亲人。娶亲时不用车马和轿,去和回都必须走原路。送亲的人少则10对,多则30对,走到半路时须吃饷午(饭)。到男方寨子时,新娘梳妆打扮,男方家需抬酒到进寨的路上,迎接女方媒人和送亲人。进寨时,送亲人每人撑一把伞,新娘的伞半开,其他的全开。进门时,必须选一个酒量大的送亲人带头,男方家也要选一个酒量大的人迎接,先由男方家斟一壶酒(半斤左右)给送亲带头人喝,必须一口喝干,再由女方家斟一壶酒回敬男方代表,然后再斟给其他人喝。进门后,新郎的父亲将一根燃烧着的火柴头用水泼熄以驱邪气,接着用一只公鸡在新娘头上绕一圈丢出门外,以示新娘已是自家人了。送亲人跟新娘在洞房里转一圈,然后留两个姑娘与新娘陪宿。晚上,摆开桌子喝酒唱歌,主要唱感谢调,感谢的对象是新娘的亲友,每唱一人,新郎都要叩头。新娘回门在三天或五天后,须带两瓶酒,一块肉(俗称“刀头”)。
    丧葬。苗族行木棺土葬。过去,在老人咽气之后,用火药枪鸣放三响,向村邻报丧。村邻闻讯后会马上赶来,帮助死者家属替亡人洗理更衣,然后抬上由木板搭成的灵床。替亡人穿衣时,只许穿单不穿双,亡人身上的金属和塑料制品须统统去掉。亡人若为男性,首先讣告其兄弟姐妹,若是女性,则要等“后家”的人赶到与死者见面后方可入殓。入殓时置一“木马”在棺材边,先用三根“拉手草”驱出棺内活魂,然后在棺材的底部和两侧铺上草木灰、草纸和白棉布,面上盖白麻布,将一根麻线拴住亡人左手中指牵出棺外,然后合上棺盖。棺材横停在堂屋内,一般大头(棺材头)朝左,也有男性停左、女性停右、大头朝后的习俗。入殓完毕,家属会根据死者的生辰八字,请先生确定安埋时间。在下葬之前,死者亲属及寨邻亲朋轮流守灵,举行一系列的传统仪式。
    按苗族的传统,凡年满13岁以上的人去世,都必须请道士先生念《指路经》为亡灵开路。发丧之后,要举行“立笙鼓”仪式,有钱人家入殓之后即举行,一般人家在祭奠前一夜举行。“立笙鼓”时,笙鼓师要唱《立笙鼓调》,用一只毛色光滑并已经打鸣的红公鸡进行占卜,取鸡冠里的血抹在鼓面。出殡前一天,全村的人开始吹芦笙、敲木鼓,主要亲戚须用羊或猪来“上祭”。出殡的当天早上,须将灵柩抬到场院里,举行“转场”仪式。转场用的牛被称为“神牛”,转场后杀牛献祭,牛油和肋骨须挂在木鼓上,以此酬谢敲木鼓和吹芦笙的人。
    出殡前,芦笙师和负责丧事的总管要唱《送亡灵上西天及子调》,讲述亡人的生平事迹和养育子女的艰辛,
曲调悲伤感人起棺前,总管带领孝子叩谢亲友,全村无论男女老幼,均会自觉地将老人送上山安葬。出殡时小头朝前,按照芦笙、木鼓、木马、棺木、孝子、牛的次序排列,芦笙、木鼓声响起,鸣枪发丧,青壮劳力负责抬棺,孝子跪伏在地为亡人“搭桥”。到达墓地,先生用米画八卦,将“跳井鸡”放入墓穴里,如果鸡精神抖擞吃米拉屎,说明这是可用的吉地,如果鸡不啄米不拉屎或欲展翅想飞出墓穴,说明该地杀气太重,为不可用的凶地,则应另寻吉穴。安葬时,将棺木摆正,由长子背土掩棺,垒起坟堆。葬后的第三天“复山”,主要亲友参加,加固坟墓。以后选择时间,杀一头牛、一只羊和一头猪,请道士为亡人念经超度,让死者灵魂升天转世。
    节 日
    苗族的传统节日大多数已消失,目前时兴的节日多与汉族相同,如春节、端午、七月半等,唯一具有本民族特色的是“花山节”。 花山节三年一届,第一年为正月初一至初五,第二年为正月初一至初七,第三年为正月初一至初九,各村寨轮流举办。节日期间,主办村要在场内栽一棵数丈高的花杆,备办酒肉饭菜接待外村来的客人。同时举行对歌、跳芦笙舞、摔跤、斗牛等活动,节日气氛隆重。花山节也是苗族青年谈情说爱的最佳日子,男子肩挎芦笙,腰插苗笛木箫,年轻姑娘口衔“响篾”或“木叶”,赶赴花山场。